桑弧蓬矢,也不太玩了。

冬过,春盈画布

上周末得空,到住处附近的河边散步,感受春光。

阳光照耀下,当真生机勃勃。我最喜欢的是地面的变化。各种草从土地里长出来,各种精巧的叶子。有的宽宽的紧贴地面,有的肉肉的往上生长。还有多足的爬虫在树荫草间活动。到处是画,到处是盆景。春天是在土地里孕育的,土地就像块自足、厚重的画布。河边杨柳依依、波光粼粼,我迟迟不愿回家。

你看,这么有感受,该写诗了,可是不知道该如何写啊。于是有了下面这段:

积攒一冬
它们从画布里出来
若草张开叶片
若蠕虫爬过地表
若波光粼粼
让中年人迟迟不归

读下来怎么嗖的一下就完了,完全不知道要说什么呢。而且是不是太文绉绉了呢?过一天,再写一遍:

老画家闲着一冬天了
太阳晒着
画布萌动
草钻出来,叶子紧贴
蠕虫爬过地表
波光粼粼
中年人迟迟不归

口语了一些,加了点情节,但还是觉得读下来留不下什么。也许应该故意写得绕口一些,于是有了“仿古体”:

冬过,春盈画布
草张开叶子,覆盖地面
爬虫树阴下曲折
波光粼粼,中年人迟迟不归

也不知道哪个好些。发现不管怎么改,没动“波光粼粼,中年人迟迟不归”这句,因为我喜欢啊。

太阳一晒

什么技术基金评价
太阳一晒,变成菜地蜜蜂小花

春天了
你该羡慕在农村工作的我了

IMAG1294